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北頌 > 第0915章 天賜大婚,寇氏再添一圣?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  他也不怕寇府的門生故舊找他麻煩。

  寇季一旦離開了汴京城,寇府的門生故舊就會實力大減。

  寇準已經離開了中樞,縱然能影響到朝局,影響力也有限。

  再說了,真正不愿意幫朱能和高衛昭開設邊市的又不是他,到時候有人找麻煩的話,自然有大個的去對付。

  人走茶涼,可不是隨便說說的。

  已故文惠公薛居正,活著的時候那是門生故舊遍天下,每日上門拜訪的,就沒有五品以下的官。

  薛居正故去以后,薛府變得門可羅雀。

  薛居正繼子患病以后,兒媳婦需要搭上自己和薛府的家業去尋求庇護。

  還有寇準,擔任宰相期間,那是人人吹捧,圍繞在他身邊的高官一大堆,被罷黜了相位,扔出了汴京城以后。

  那些圍繞在他身邊的高官們,瞬間依附到了丁謂門下。

  若不是丁謂最初覺得自己擔任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資歷不夠、威望不夠,特意請寇準回京給自己搭臺階,恐怕寇準都沒機會回京。

  更不可能有今日的局面。

  寇季聽到了戶部員外郎推托之語,略微愣了一下,然后瞇起了眼,淡淡的道:“話我說完了,辦不辦隨你們。”

  戶部員外郎陪著笑臉,干巴巴的道:“下官一定想辦法,一定想辦法……”

  寇季沒有再搭理戶部員外郎,他看向了朱能和高衛昭道:“回去吧,再鬧下去,官家就要發火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朱能有些不甘心。

  寇季盯著朱能道:“你不相信我嗎?”

  朱能聞言,收起了不甘的神色,點頭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  說完這話,朱能對高衛昭道:“收拾東西走吧。”

  高衛昭答應了一聲。

  二人簡單的拿上了自己隨身帶的一些東西,跟著寇季離開了戶部衙門。

  出了戶部衙門以后,寇季叮囑道:“回去以后約束一下你們府上的門人,讓他們別像是土匪一樣在汴京城里搶人。

  官家眼皮子底下的人,搶光了不好看。

  官家會發火。

  你們可以派遣府上的管事先行一步,在沿途的州府招募匠人。”

  朱能雖然貪了點,但是他相信寇季不會害他,所以聽完了寇季一席話以后,果斷點了一下頭。

  高衛昭見此,也跟著點了一下頭。

  他其實沒有多少主見,甚至在寇季等人面前都不敢大聲說話。

  明面上,高衛昭是燕山郡王。

  可實際上,高府的一切,高處恭說了算。

  高處恭沒辦法大模大樣的出現在人前。

  所以高衛昭才頂著一個燕山郡王的名頭在外面晃蕩。

  寇季在叮囑了朱能和高衛昭以后,也不再多言,坐上了馬車,回府去了。

  陳琳并沒有跟著寇季到寇府去,他看著寇季將三個麻煩人物解決以后,就回宮去復命了。

  朱能和高衛昭在寇季走后,各自坐上了各自的馬車,離開了戶部衙門。

  此后幾日。

  種世衡、朱能、高衛昭三個人果然收攏了門人,沒有讓門人再出去搶人。

  朱能和高衛昭也沒有再去戶部衙門鬧。

  汴京城似乎又恢復到了往日的平靜當中。

  只有一處地方,十分熱鬧。

  那就是寇府。

  隨著寇天賜婚事逐漸臨近。

  宮里和寇府走動越發頻繁了。

  寇府一直持續在喜慶當中。

  一些遠處的客人也逐漸上門,住進了寇府。

  每日到寇府門口說吉祥話的人多不勝數。

  每日到寇府討賞的人亦是如此。

  說吉祥話的,多是受過寇府恩惠的。

  討賞的多是汴京城里一些游手好閑的人。

  但不論是誰,只要到寇府門口說一句好話,都能得到三兩米酒、五兩熟肉、一百個銅錢。

  依照寇卉幫寇府搏出的慷慨名聲看,寇府的賞賜略有一些寒酸。

  畢竟,寇府的千金大小姐寇卉一高興,那是大把的金葉子往出撒。

  寇府如今賞出的東西,根本沒辦法跟金葉子相提并論。

  但這并沒有弱了寇府慷慨的名頭。

  因為站在寇府門口賞東西和錢的,可不僅僅只有寇府的人,還有宮里的嬤嬤。

  寇府賞一份,宮里的嬤嬤也會賞一份。

  寇府之所以將賞賜的標準降的這么低,主要是因為宮里賞的并不高。

  寇是臣,趙是君。

  寇府的風頭不可能蓋過宮里。

  雖然寇府和宮里的賞賜都不高。

  但是加起來就高了。

  寇府熱鬧了好些天,賞出去了好些錢。

  寇天賜的婚期也如約而至。

  成婚當日。

  黎明未至,汴京城四處就升起了藥發傀儡。

  寇府所在的街道也被炮仗聲給淹沒。

  寇天賜著一身大紅衣衫,跨著馬、領著轎,踏著星光和月色,聽著此起彼伏的炮仗聲,趕往了皇宮。

  由于宮里有一套繁瑣的禮儀等著寇天賜去應付,所以寇天賜必須盡早趕到宮里去。

  寇天賜趕到皇宮的時候,皇宮已經被一片火紅的燈籠所籠罩。

  寇天賜依照禮節,如同闖關一般,一層層的通過了宮里設下的所有禮儀關卡。

  最終才抵達了皇宮內。

  到了皇宮里以后,天光已經大亮。

  寇天賜依照禮節,見過了寶慶公主所有的長輩。

  然后又到了延福宮,接受了一大堆的封賞。

  有官、有爵、有物。

  趙禎知道寇天賜頭上的虛銜掛不了多久,所以很大方的給寇天賜封賞了一大堆虛銜。

  最終,在陳琳的唱贊聲中。

  寇天賜褪下了身上的大紅喜服,換上了象征著駙馬身份的喜服。

  皇室和民間的穿戴、禮制有很大的不同。

  所以駙馬喜服和民間的喜服有很大的區別。

  寇天賜入宮的時候,得穿府上的喜服。

  入宮以后,就得換上駙馬喜服。

  寇天賜穿戴整齊以后,去寶慶公主的寢宮,迎出了寶慶公主。

  然后又回到了延福宮,拜見了趙禎、曹皇后,以及寶慶公主的生母大張氏以后,才帶著自己的一大堆嫁妝,跟著寇天賜出了宮。

  寇天賜和寶慶出宮的時候,鐘鼓齊鳴,宣告著官家嫁女了。

  力士們扛著長長的喇叭,在皇城頭上奮力的吹奏。

  宮里的樂師們配合著他們,鳴奏著十分喜慶的樂曲。

  寇天賜胸帶大紅花,跨著馬剛出了皇宮,一過金水橋,就被百姓們圍上了。

  陪嫁的嬤嬤、宮女們,一個個趕忙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喜錢散出去。

  場面十分熱鬧。

  從皇宮到寇府,一路上都有百姓們討喜錢。

  所以她們派了足足一路。

  一直到了寇府。

  在喧囂的炮仗聲和賓客們的歡呼聲中才停下。

  在寇天賜前去迎親的時候,各路的賓客已經到了寇府。

  等到寇天賜迎回了寶慶公主以后,賓客們簇擁著他們,用歡聲笑語將他們送進了寇府。

  入了正堂。

  寇季和向嫣早已等候在了哪兒。

  寇季著一身威風凜凜的蟒袍,向嫣著一身象征著她王妃身份的華服。

  向嫣看著有些激動。

  寇季則是一臉老父親式的慈愛的笑容。

  “行跪禮……”

  禮部的官員宣了一聲。

  寇天賜用一條紅綢牽著寶慶公主入了正堂。

  寇季看著兩個小小的身影,心里也是感慨萬千。

  昔日他入汴京城的時候,也只是一個比寇天賜大一點的少年郎而已。

  如今一晃眼,兒子都大了,還要成婚了。

  寇天賜和寶慶公主行跪禮的時候,寇季一直陷入在追憶當中。

  一直等到他們行完了跪拜禮。

  寇季才緩緩回神。

  “爹,喝茶……”

  寇天賜跪在寇季面前,雙手將茶碗遞到了寇季面前。

  寇季端過了茶碗,捧在手里,感慨道:“當年我成婚的時候,喝茶的是你祖父。”

  沒有人能明白寇季的意思。

  前世今生,他只正正經經的結過一次婚。

  可惜喝茶的并非是父母。

  寇季說完這話,見四周的賓客們不明所以的在笑,他也笑了,他盯著寇天賜叮囑道:“成婚以后,就是大人了,要好好的照顧一個家,無論什么時候,肩上的責任不能丟。”

  說到此處,寇季頓了一下,然后看了一眼蓋著紅蓋頭的寶慶公主,對寇天賜繼續道:“要好好待寶慶,你若是待寶慶不好,定不饒你……”

  寇天賜一臉鄭重的道:“知道了,爹……”

  寇季滿意的點了點頭,端起茶碗淺嘗了一口。

  將手里的茶碗交給了丫鬟以后,寇季招了招手。

  向嫣笑著將一串鑰匙遞給了寇季。

  寇季拿過了鑰匙,遞到了寇天賜面前,笑著道:“當年你祖父將鑰匙傳給了我,讓我當了寇氏的家。

  今日我將鑰匙傳給你,以后你當家。”

  眼看著寇季將鑰匙遞給到了寇天賜面前,周遭的賓客們一臉驚愕。

  他們能清晰的看到寇季的目光,能夠感受到寇季目光中沒有絲毫的不舍。

  寇府多大的家業?

  寇季就這么大大方方得交給了寇天賜,一點兒也沒有貪戀,在場的沒有幾個人能做到。

  更重要的是,寇府的當家人,并不是一個普通的當家人。

  寇府當家人更替,里面牽扯到許多東西。

  寇季如今并沒有老眼昏花,他正值壯年。

  寇季也沒有失去權勢。

  他就如此輕易的將寇府的家主之位交給了寇天賜。

  里面蘊含著什么,值得在場的所有人深思。

  別人不知道寇季將當家人傳給寇天賜的深意,但是寇天賜自己卻知道。

  寇季這是將寇府的一切交給他了。

  他沒由來的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在了他肩膀上。

  以前他從未有這種感覺。

  寇季瞧著寇天賜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,失聲笑道:“別想太多,有很多人都會幫你的,其中包括你祖父。”

  寇天賜遲疑了一下,鄭重的點了點頭。

  寇季將鑰匙交給了寇天賜。

  寇天賜拿過了鑰匙,放進了懷里。

  寇季將鑰匙遞給了寇天賜以后,沒有再說話。

  寇天賜拿過了一碗茶,向向嫣敬茶。

  向嫣美滋滋的品嘗了兒子敬的茶,然后笑吟吟的將兩本名冊交給了寇天賜。

  那是寇府所以愿意去韓地的仆人、侍衛、管事、部曲的名冊。

  其中管事不僅有寇府上的管事,也有寇府外生意上的管事。

  寇天賜敬完了茶,就輪到了寶慶公主。

  寶慶公主年齡小,身形也嬌小,遞茶的時候甚至都遞不到寇季手邊。

  寇季得微微起身,才能拿過寶慶公主手里的茶。

  倒不是寶慶公主不懂禮數。

  而是寶慶公主太小,不懂一些潛在的人情世故。

  寇季在端上了寶慶公主敬的茶,淺嘗了一口后,笑著道:“丫頭,以后天賜若是欺負你,你就找我,我給你做主。”

  “天賜哥哥不會欺負我的……”

  寶慶公主語氣認真的回了一句,一瞬間逗的堂上的賓客開懷大笑。

  顯然,大家都被寶慶公主給可愛到了。

  寇季笑著道:“那就最好了……”

  隨后寶慶公主向向嫣敬茶,向嫣喝了寶慶公主的茶以后,笑著將一個小匣子遞給了寶慶公主。

  里面是向嫣半數的嫁妝。

  向嫣嫁到寇府的時候,向府給的陪嫁也不少。

  經過了向嫣這些年的經營,翻了好幾番。

  她就一子一女,寇季又視她如珠如寶,除了她,從不沾染其他女人。

  她也不用留著傍身。

  所以就一分為二,一份給兒媳婦,一份給閨女。

  至于寇天賜,向嫣完全不考慮。

  寇季傳給他的家業足夠大,足夠他折騰了,不需要向嫣照顧。

  喝過了茶。

  禮部官員唱贊,讓寇天賜和寶慶公主入洞房。

  但寇季卻讓他們留下了。

  在場的賓客,對寇季此舉一頭霧水。

  甚至有人出聲提醒寇季,不能壞了規矩。

  寇季卻沒有理睬。

  大家就那么在正堂里耗著。

  一直到一個響亮的聲音在寇府門前響起。

  “圣旨到!”

  寇季聽到了這三個字,笑了。

  他帶著滿屋的賓客,到了前院,準備好了迎旨的東西以后,躬身迎旨。

  寇府內的賓客,都猜倒了寇天賜成婚的時候,必然又圣旨傳入到寇府。

  所以并沒有覺得意外。

  只是當陳琳帶著金甲侍衛入了寇府以后,賓客們的目光不同了。

  宣旨的規格不對。

  很不對。

  依照常理,趙禎此番賜下圣旨,必然是加封寇天賜的。

  所以宣旨的宦官,有三人足以。

  不需要金甲侍衛開道。

  陳琳帶著金甲侍衛到了寇府前院,宣了一聲。

  “詔曰……”

  前院所有人彎下了腰。

  陳琳手持著詔書,洋洋灑灑念了許久,最后才念到了重點。

  “準韓王寇季,傳位于韓王世子、駙馬都尉、太子侍讀……寇天賜……”

  “欽此……”

  陳琳宣讀完了圣旨,寇府前院的賓客一片嘩然。

  他們齊刷刷的將目光落在了寇季身上,難以置信的看著寇季。

  當家人你傳了也就傳了。

  王位你還沒捂熱乎,就這么輕而易舉的傳了?

  那可是王位。

  大宋上上下下,除了官家、壽王以外,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爵位。

  寇季的韓王王爵,可是二等嗣王,僅次于壽王的親王位。

  其他的那些皇子,如今還沒到受封的年紀,即便是到了,最大也只是封一個三等郡王。

  待到新君登基,他們還活著的話,才能活封為二等嗣王或者一等親王。

  那些盤踞在汴京城內皇族宗親,如今也僅有兩個郡王,剩下的都是國公爵而已。

  由此可見,寇季這個韓王王爵,到底有多珍貴,有多吸引人。

  就是這么珍貴的爵位、這么吸引人的爵位,寇季說傳就傳,眉頭都沒皺一下。

  “那可是辛辛苦苦十數年,差點搭上了性命,為我大宋立下了汗馬功勞才得來的……”

  有賓客早已忘記了迎旨的禮,低聲自語了起來。

  寇季沒有在意那些賓客們小聲自語,他恭恭敬敬的一禮,高聲道:“臣寇季遵旨……”

  陳琳將圣旨交給了寇季,待到寇季供起了圣旨以后。

  陳琳高聲道:“除服……”

  此話一出,有宦官上前,幫寇季褪下了王冠,除去了蟒袍。

  寇季一臉坦然。

  賓客們震驚的盯著寇季,張著嘴,一點兒聲音也發不出。

  你寇氏的人能不能不要這么清高?!

  你祖父總攝國政之位,說辭就辭。

  你寇季的王爵說不要就不要。

  你寇氏難道要出第二個圣賢?

 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?

  寇季在賓客們震驚中,除了蟒袍,換上了一身普通的衣服。

  陳琳在收回了寇季的蟒袍以后,再次宣了一聲,“賜服……”

  一身特地為寇天賜量身定制的蟒袍,被送到了寇天賜眼前。

  寇天賜在宦官們伺候下,穿上了蟒袍。

  “傳印……”

  陳琳再宣了一聲。

  寇季吩咐人拿來了韓王印璽,笑著遞給了寇天賜。

  寇天賜眼看著寇季將韓王印璽遞到了自己面前,終于忍不住留下了淚水。

  他不明白他為什么會流淚,但他就是留下了淚水。

  以前他跟寇季親近不起來,甚至在寇季過家門而不入的時候,還討厭過寇季。

  但是這一刻,他突然發現,寇季是天底下最好的爹。

  寇季的身影比任何人都高大。

  寇季笑著將韓王印璽遞到了寇天賜手里,拍著寇天賜的肩頭,笑著道:“傻孩子,別哭……沒了韓王王位,難道我就不是你爹了?”

  寇天賜抱著印璽,紅著眼,更咽道:“爹……”

  寇季笑容燦爛的道:“行了,快帶著寶慶去洞房吧。”

  寇天賜咬著牙點了點頭。

  他用紅綢牽著寶慶公主,一步一挪的前往了洞房。

  寇季在寇天賜走后,大聲笑著對賓客們道:“諸位也別愣著了,快入席吧。”

  賓客們在寇季大笑聲中回過神,一個個看著寇季,神情十分復雜。

  也不知道是誰率先彎下了腰,拱手向寇季施禮。

  其他人也紛紛彎下腰,向寇季拱手施禮。

  “見過小寇公……”

  “見過小寇公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賓客們異口同聲的喊著。

  寇季笑著搖頭道:“諸位不必如此,我不是我祖父,沒那么大學問,成不了圣賢。”

  “諸位趕快入席吧。不然一會兒菜都涼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寇季招呼著賓客們入席。

  賓客們默默的向寇季施禮以后,紛紛入席落座。

  寇天賜在將寶慶公主送入到洞房里以后,出現在了席間。

  禮部官員宣了一聲開席。

  盛大的結婚宴席就開始了。

  場面前所未有的熱鬧。

  只是每個人心里都揣著一些感慨、敬佩。

  寇季在陪了一圈客人以后,步入到了后院一間廂房。

  廂房內。

  寇準一個人坐著。

  見到寇季出現以后,寇準請寇季坐下,待到寇季坐定以后,寇準一臉感慨的道:“當年你勸誡老夫舍棄總攝國政的時候,老夫還埋怨過你。

  覺得事情沒落到你頭上,你才會大度的勸誡老夫。

  如今看到了你毫不留戀的將王位傳給了天賜。

  老夫才明白。

  你是真的不貪戀權位。

  你比老夫強。”

  寇季一邊幫寇準斟酒,一邊笑道:“祖父你說笑了。我之所以舍了王位,是因為后面還有更重要的位子等著我。

  我的權勢不僅不會因為我舍棄了王位減弱,反而還會達到一個更高的地步。”

  寇準一臉感慨的搖了搖頭。

  “你不是真的在貪戀權位,你是真的想為百姓、為朝廷做事。”

  若寇季是一個沒有家國天下的人,那他就不可能將王位交出去,然后去政事堂,繼續操勞。

  畢竟,幫別人治理江山,遠遠沒有幫自己治理封地獲益更大。

  而且王爵,不是誰都能輕易舍棄的。

  異地處之。

  寇準覺得,他要是跟寇季同齡,并且處在寇季的位置上的話,一定會在保住王爵的情況下,再謀同中書門下平章事。

  魚與熊掌,他都想要,一個也不想舍。

  寇準敢肯定,寇季若是想魚與熊掌兼得的話,一定能做到。

  只是,他并沒有做。

  寇準感慨道:“老夫很想知道,你是如何做到視功名利祿為糞土的?”

  寇季笑著道:“我還是很貪財的……”

  寇準一愣,失聲笑了。

  寇季真要是貪財的話,一字交子鋪也不會到趙禎手里。

  “說實話!”

  寇準笑過以后,故意板起臉喊了一聲。

  寇季思量了一下,沉吟道:“大概是因為沒啥貪心吧……”

  “嗯?!”

  “知足常樂嘛…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嗯……也有可能是心太大,現在的這些根本不是我所求的。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